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打潇湘

小女人没闯荡过大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喜欢生活,生活给予我忧愁快乐,喜欢巴乔,巴乔教会我坚强洒脱,喜欢我的老鼠洞,老鼠洞收藏我的泪水痛苦忧伤........

网易考拉推荐

转 杨锐先生 中俄丑陋的酒文化  

2009-12-28 09:23:05|  分类: 秋爽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杨锐

  最近网上热议深圳一交警因为公务陪领导赴宴,豪饮人头马时酒力不胜,战死疆场。为此,应死者家属要求,所在单位拟追认烈士。领导愧对其家人,补个待遇,息事宁人,可以理解。至于烈士的称谓受到玷污,公众不干,那是公众太过纠缠于历史情结。新时期的烈士应该有新的定义,与时俱进,这里先按下不表。

  中国文化中的糟泊有很多,酒文化在《水浒》中被美誉得登峰造极,武松打虎,三碗不过岗;而酒壮熊人胆在电影《红高粱》里被无耻地推向国际,往酒里勾兑我爷爷的尿,滋阴壮阳,成就十八里红的壮行色,竟然跟血拼小鬼子的民族气节挂钩,靠,扯哪去了。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跃马扬鞭,驰骋疆场,在部落社会和农耕文明社会是英雄形象。

 欧洲和好莱坞电影里也不时可以看到中世纪或美国西部的牛仔里性格刚烈的绿林好汉,天马行空,劫富济贫,血性男儿。那种艺术的夸张迎合了某种中世纪的英雄情结,很有影视市场。那是艺术,是怀旧。真正的欧洲贵族沙龙里,酒是绅士们用来品的,不是灌。而在中国的大部分餐桌上,尤其是军队,武警和公安显示行伍的豪爽和军人的风采的场合,在生意场上,追讨投资和债务时,在北方省市,在我们干部素质低下的基层,豪爽地痛饮红白葡萄酒和香槟,每顿每桌消费五六瓶茅台或五粮液实在是正常。于是,无视法规,酒后驾驶,恶性交通事故屡见报端。

 再看看我们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俄罗斯,这个烈性酒伏特加的故乡。今天的俄罗斯社会,每天上班混日子,刚度过了一个三天的周末就惦记着下一次更长的休假的人大有人在,兔子窝似的别墅漫山遍野,在郊外星罗棋布;痛饮伏特加烈性酒,严寒的莫斯科街头三步之内必有醉卧街头的美须公,好酒成为俄罗斯人的豪迈的品牌。酒后无德,酒能乱性,无可避免地也表现在该国领导人的行为中。一次,叶利钦醉醺醺地出席一个正式活动。老兄一进屋就用粗壮的大手捏一位端庄稳重的女士的屁股,令后者大声惊叫,叶利钦竟然象老顽童一样嘻嘻哈哈,若无其事,非常开心。挺男人的,是吗?联想二战时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涌现了无数七尺男儿,1812年序曲拿破仑兵败城下,落荒而逃,都展现了欧洲自古以来东部战场男儿的惨烈,严寒和烈酒,形同孪生。可今天,俄罗斯的生产率就是上不去,除了出卖能源就是倒卖军火;金融危机后,该国的GDP下降了百分之十,而中国增长了百分之八。这是后话。但是,加上意识形态的蹂躏,和平时期,这个酒文化的国家实在没有出息,也就难怪大部分欧洲人瞧不起这头北极熊。普京不服,戈尔巴乔夫心里最清楚,嗜酒如命的国家, 经济衰败,又盲目军备竞赛,岂能不垮?所以下了禁酒令,好酒又很专横的叶利钦不干,退出苏共中央,另立门户,成为俄罗斯的第一任总统,结果苏联解体,政商勾结,腐败肆虐。他主持批准的休克疗法像是醉拳,盲目抄袭西方的私有化,首先肥了少部分金融寡头和不法商人,先把自己给打晕了。老百姓怨声载道,冷面硬汉形象的普京治标不治本地平息了一些怨愤,作秀一样地惩戒了名声最差又干预政治的寡头们。但是俄罗斯文化基因里的那种气质,无法硬性改变。逼急了,普京只能脱下上衣,跑到黑海边上的度假胜地,一个人秀自己的胸大肌。除了荷尔蒙,就是酒气,怪异的东正教,寒冷的西伯利亚,除了柴可夫斯基的《悲怆》和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里的挣脱婚姻的束缚,俄罗斯知识分子里有该国原子弹之父萨哈罗夫的政治勇气的全都躲进酒吧里喝闷酒了。他们关心《战争与和平》,却只有诗人普希金单挑的本事,孤独而傲慢地为了一争儿女情长结束自己才华横溢的生命。但凡有些末代沙皇尼古拉的固执和贵族劲儿,一定会被满门抄斩,杀无赦。伏特加里散发着血腥,因为饮者血性。可以匹敌的只有中东的阿拉伯汉子了,或者塔利班的“勇士”。

  那么我们中国人呢?我们很在意爷们儿劲儿,《三国》里的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和《水浒》里梁山伯的一百单八将的雄性形象,都跟酒文化有关。娘希匹,桃园三结义,纳头便拜,杀了头无非碗大个疤。张艺谋的电影里,《一个和八个》以及《红高粱》里用尿酿的被血染红的中国人的豪迈,我欲说害羞。他是西北人,信天游吧。黄土高坡太厚重,那里的大漠孤烟只能让我们走西口,去冲击文明的底线,风吹草低,我仍故我。至于金庸笔下影射的济公和杜康的江湖怪侠,丐帮八袋的神勇,笔者只能叹服大师的本事,用酒兴和剑气把民间奇士和隐士文化的粗鄙浪漫得令人如醉如痴,也只是成人的童话,也只为疯狂的现代商业文化平添了几许幽默和调侃,娱乐一下。

   这种绿林似的哥们义气让我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东北的大庆差点断送了卿卿性命。当时,因为89年政治综合征,中央电视台的24个年轻人被送到大庆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在圣诞前夕一个冰天雪地的夜晚,我兴致勃勃地泼墨画了24只和平鸽被放飞在北欧上空,圣诞老人坐着驯鹿拉的雪橇车。诗情画意,其实非常伤感,因为当时一家三口天各一方不说,这种强行下放跟文革时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做法有一拼,是左的做法和文革的余毒。估计这个政策已经名存实亡,因为不得人心,还给地方的接待单位添乱。

   回来说我自己的故事。那天晚上在大庆一家炼油厂附近的酒店里,我身边坐着一个上戏毕业的学舞美的哥们,一口一个杨哥地忽悠我,结果平时只有一两白酒酒量的我,居然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七钱的杯子斟满了大庆老窖我连连被人灌,大呼痛快。接下来的事是被人架着回到三楼的宿舍,醉如稀泥,狂吐不止,黑色血吐了半盆,害的同寝室的队友一直帮我拖地,第二天雪白的床单上血迹斑斑。记得当时,每喷一口鲜血就像一股火苗,更像一刀撕裂我的胸肺,剧痛难忍,四肢冰凉,呼吸已经相当急促,似乎生命危在旦夕。但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外边雪白,室内血红。大家都已酣然入睡,没有人在乎一介书生的醉生梦死,喝酒,酒后驾驶,借着酒兴打群架,在东北到处都很普遍。凡是酒馆,必定有划拳,吆喝,起哄,劝酒,罚酒,烟雾缭绕,一片祥和,自得其乐的景象。似乎酒的擂台上,一顿一人低于一斤老白干儿就是熊包,不足挂齿。

  可是,我那天夜里求生的欲望非常强烈。心里一直默默地念叨着一句话:“你不能这么没有出息,不能这么走,对不起家人。”所以,我活了下来。人的意志非常重要。

  后来,还有两件事让我对劝酒深恶痛绝。一件是我九十年代中期去中俄边界的绥芬河报道边境贸易时,随我们下地方去的还有省里的某部门宣传干事,虎背熊腰,声若洪钟,酒量惊人。我问他,经常陪记者采访地方单位需要有什么本事。他未加思索地说:“还有啥本事,喝酒呗。俺们东北人实在,感情深,一口闷。”事实证明,我低估了这句入乡随俗的话的分量。都说喝酒时说的话别当真,可是你不把喝酒当真,他们就不把你当真。尽管我肩负着北京的重任,要做好基层的报道工作,但是我们自作多情了。人家陪你,也是延续某种地方文化,算是好客吧。酒桌上不是英雄就是狗熊,全看酒量。我是十足意义上的能字脚下四滴泪,熊。我任了,绝不陪你玩儿了。地方陪我的一个县宣传科干事,说话大舌头,含混不清,所有欢迎我们的话我都忘了,当晚回宾馆回忆当天中午酒桌上的应酬只记得一句话:“哥们儿,喝。”据说,这哥们已经严重酒精中毒,肝不好,嘴部肌肉因为平均每天中午一斤半白酒而变得麻木,目光呆滞,神情恍惚,机械地接待一拨又一拨的访客。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被追认为烈士。那天中午,我急了。怒斥了陪我们的省里的同志,坚决拒绝劝酒和灌酒的迫害。他一脸茫然和委屈。此后几天没有理我,还冷嘲热讽,说我不尊重地方习俗,没有诚意。当文明和理智遭遇地方文明中的糟泊时,我好无语,好无奈,好失望,好痛很。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吾国吾民。另一件事是,我在南通上中学时听说的。一个南通木匠在牡丹江白雪皑皑的大兴安岭打工时,晚上睡觉不得安宁。同伴中的当地东北小伙子非要拖他半夜起来喝酒,他不从,结果两个人一拥而上,一个抱住他瘦弱的双臂,一个憋住他的鼻子,把当地烈性酒拼命往他嘴里灌,哈哈大笑取乐。是夜,他的枕头一半被酒浇湿,一半被泪水湿透。小说里的故事听起来心酸,现实中残酷。不是我歧视地方文化和风俗,这种恶作剧不大可能在南方发生。改革开放头二十年,东北因为得不到沿海城市和长江三角洲那些地方的优惠政策,下岗工人很多,工业增长很慢,我出差到那里基本没有看到南方欣欣向荣的景象,于是小酒馆遍地都是,洗浴中心,夜总会里声色犬马。但是,这些难道全都要怪罪中央没给政策吗?广东和福建人在脱贫致富方面敢为天下先,吃苦耐劳,产品打遍天下。江浙一带的温州经济模式和企业家精神也当仁不让,成为我们国家民营企业的楷模。这一点重工业基地的东三省似乎没有学到。于是农耕文明和部落文化,如果不是帮派文化大行其道。这当然是指改革开放的头二十年。这些年硬件建设上去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但是一口喝一瓶XO人头马的暴发户和腐败官员的形象是否依然普遍?拼死劝酒,醉卧职场,酒后驾驶的社会丑陋是否杜绝?我刚从海南三亚回来,那里的北方人很多。三亚市内开餐饮的大多为东北人,海边沙滩上反季旅游地也有很多东北人,声音很大,自信很强,吵吵闹闹,不顾周围,让别人总有几分不舒服。我担心,这样的举止和高音喇叭似的说话如果去了欧洲,中国形象一定会大打折扣。如果腰里横的大款非要去巴黎或伦敦的高档酒吧教训傲慢的欧洲绅士,出手一千多欧元买一瓶路易十三,仰头就是半瓶地吹,欧洲的店主一定会被惊得目瞪口呆,一方面是中国的购买力不错,主要是颠覆了西方酒文化的基本礼仪,他们内心会鄙视,表面会彬彬有礼地问你是否还要,消费嘛。如果你酒后无德,大声喧哗,甚至动作粗鲁,警察会把你拖出去,法治国家有钱人最懂得法律的厉害。但是,中国部分游客近些年出国的采购文化让西方经常跟俄罗斯暴发户相提并论,劳力士手表的形象几乎就是俄罗斯大款的形象装饰。

回来说酒文化的草根德性。说句公道话,我们北方大部分的地方宣传干事陪中央来的记者很不容易。用酒招待出这样一位蔑视中国文化劣根性的人,太不够朋友。他们致死可能都不明白,友谊不是酒泡出来的,是靠理解和共同的信念,相互关照和爱护的文明方式铸就的。酒肉朋友与我们今天文明社会不大和谐。

 不过,我承认,我们的社会虽然进步了,社会阶层和人的习性依然会呈现出合理的多样性。没有必要强求大家都那么文质彬彬,只是要相互尊重,酒朋诗侣,绝不要借酒闹事,或酒后撒泼。

 另一句公道话是,酒本身无辜,除了工薪阶层的啤酒和北方或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嗜好烈性白酒,痛饮,应该跟来自西方的红酒文化无缘。红酒属于酒文化当中比较文雅,用于沙龙社交的那种,跟鸡尾酒一样需要优雅安静地品,寻味,即所谓品味。它跟思想交流,和浪漫的感情交流产生和谐。法国人对此很有温馨的理解,并情有独钟。高脚杯一杯在手,宛如轻轻握住女人的手,服务员打开一瓶,轻轻地为你斟上一个杯底,你轻轻地均匀晃动,然后深深地嗅一口,像是面对梨花带雨的玫瑰,如醉如痴。法国人说,就像轻轻地吻了一下吹气如兰的美女的双唇,杯壁上挂的酒痕他们称之为女士的泪。这么忧伤,怜香惜玉,柔情似水的文化。

 总之,我们既要讲究酒文化,更要注意酒德。历史证明,当酒鬼充斥社会各个角落,成为该国或该地区文化的突出的一部分时,这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一定是欠发达的。

 不过,酒鬼也有高端人才。前不久,日本的财政大臣中川昭一因酗酒招致政敌和议会的批评,认为有损政府形象,结果引咎辞职,没有多久竟然出人意料地死在家中的床上。

 最后,我不想借着冠冕堂皇的文化批评,逃避自己身上的各种中国文化的糟泊和丑陋。我是中国人,所以我也曾是这种不健康的酒文化的牺牲品。不过,年轻时的孟浪,跟血性有关,跟文化无涉。

 当然,酒跟情绪有关,它在血液里挑动和鼓噪男人的非理性,放大了男人感性的形象。它让女人含情脉脉,或杏眼含春,风尘而哀怨。酒跟文学创作有关,它让李白斗酒诗百篇流芳百世。酒也可以勾勒生活是否公正,比如杜甫诗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但是,酒的社会性在现阶段的中国被沿袭的文化糟泊给滥用,因为大部分酒前酒后都无德的中国人不是因为酒精度的高低而表现自己的兴奋和狂暴,实在是素质太差。面对无辜的佳酿,他们既不会品,也就无德,酒的品德就是这么辩证。

 我很悲观,目前还看不到八零后的年轻人是否能从豪放派的粗鲁中走出来,淡化一下酒的国情,去关注酒的礼节和酒的境界。因为酒是有文化的,它垂青有文化的人,虽然酗酒是不分国界的普遍现象。酒有自己的脾气和尊严,你虐待了它,它会疯狂地报复,甚至让你毫无尊严地结束生命。

  我就差一点被它报复。最后顺便说一句,每年中国因为酿酒浪费了无数粮食,这对耕地不断缺少的农业大国,是一个巨大的隐患。

   整个国家似乎都在酒后驾驶,并在世界经济发展的快车道里奔驰,险象环生。司机头脑是否清醒?我们匆匆赶路的时候,是否考虑稍微举止文雅一些,稍微思考一下,我们赶路的意义是什么,生活的目的又是什么,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幸福,等等。

   当我回答不了这些问题时,我有时觉得,我们民族血液里的酒文化的丑陋竟然多了一些国家的实用理性。

   屈原曾经用《橘颂》言志:“举世皆醉,唯我独醒”。可惜,这样的清醒人士在政治生活中往往不得善终。

   难得糊涂,一醉方休,方可仙游尘世。这种逍遥,没有解药。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